这个三阳不太冷

我得少说话多做事

三阳三句废话

历史课终于复习到世界史,从文艺复兴讲起。我超高兴,甚至在本子上写了个华丽的Renaissance标题,结果文艺复兴没有笔记要记,半节课后直接跳到启蒙运动。我郁闷窒息。

磁铁

闵玧其的青春期走得很迅速,从离家出走到肩膀碎掉也就是一两年的事情,致使他成为一朵过早被拔除的温室花。高考的作文纸像米格子,他的字迹歪歪扭扭地撒进去,尽讲了些老师不爱看的东西,足以得到零分。出考场的时候唯独闵玧其没有家长来接。他眼睛还红着,一个人去便利店购买瓶装啤酒。

金泰亨是闵玧其的一个补集,打小从爱意的土地上开始发芽。他高考作文也是有意的零分,因为写了诗,据说还是情诗。告诉闵玧其这消息的人带上了些嘲讽口吻,闵玧其却觉得金泰亨挺不赖的。蔑视考试他俩都敢,可他输在不敢自剖上;金泰亨的零分是只值得骄傲的怀表,他的零分仅仅是愤世嫉俗四个大字。

后来他从金泰亨身上寻找回一整个少年时光:一些闪耀的、胆大的、坦诚的想法,以及彩色而宽松的服装。金泰亨学着去便利店买啤酒,出示他新鲜到达十九岁的身份证,换来一手的冰水珠,他再把冰水珠送给闵玧其,用来交换被限额的可乐。

闵玧其以成人的心智审视金泰亨的纯粹生活,发现这种快乐完美无瑕。诗句和碳酸饮料都是命中注定的点缀,他生来拥有超乎物质的乐天精神,而这种精神无人能复制。

因为就连金泰亨向闵玧其的表白都是无忧无虑。他在十八岁时拿自己的未来作赌注,在高考卷面的米格子里写满初恋的十四行诗;然后以这个故事出现在闵玧其身边,并在买啤酒的时候完整地复述,额外加上一句:我是真的真的喜欢你。


所以人的意义在于创造而不在于模仿,当出自于你的东西被任一活体铭记,你就是以另一个方式活着。没人不害怕被遗忘,同时也有很多人嘲笑"想在星球上留下存活的证明"是幼稚的举动,但基本上只是因为他们又懒又缺少想象力。经典是不朽的,在二十一世纪之后,我们很少有那个运气成为七十亿人的;但成为七个人的,并不是什么难事。我好希望多一些人热衷创造。

東京

金泰亨开场第一句话是:“我想你了。”他一向善于并乐于表达,把思念和雪花一起送到闵玧其耳朵边上。闵玧其踩着棉拖鞋磨咖啡豆,手摇柄嘎吱嘎吱地响,他说,“你等等,我开个免提。”他后知后觉地担木质桌子的共振声音会不会太大。幸好电话另一边是世界上最有趣的22岁男孩,他不会问“你是不是在磨咖啡”,他问,闵玧其,你是不是趁我不在养了一窝老鼠?闵玧其逗他:“对的。老鼠都比你安定点儿。”金泰亨笑。笑完他把音调重新压回去说,“我今天到了东京,在神社里把咱俩名字写在祈愿签上了。然后我还买了那个——你之前答应的,要和我一起往包上挂良缘御守。”闵玧其实际上把这事忘得一干二净,但他永远不会拒绝冬天的浪漫,尤其是来自金泰亨的浪漫。所以他说好。

我尤其尤其佩服的三个人,金南俊、闵玧其、郑号锡。

创作欲旺盛,执行力强,目标鲜明,而且是中流砥柱的人物。分开工作时个性迥异,合到一起去就是三戟叉;他们奠基很多东西,却又很少去提起这些。我一直感觉cypher的舞台像是战场(没想好跟谁打 可能是跟台下兵姐),用炮用箭再用枪。然后呢,也是最能“闷声发大财”的三个人——不仅是收入,连出账都潇洒得不得了,对于喜爱的物件从不吝啬金钱——众所周知,金南俊和郑号锡收集手办和衣物,闵玧其是乐器设备与威士忌。这种有的放矢的果断购物实在太酷了,一是在说“我有资本”,二是在说“我有热情”,其实还有三,是在说“我有自己的人生”。

总之,都是厉害的人。学习一下。

金泰亨路过橱窗,想起来他昨天忘记给闵玧其购买新围巾。闵玧其的围巾是前天弄脏的,那时他们挤在地铁口吃巧克力面包,玩笑间不合时宜地推搡了一下。闵玧其掂着那条抹上棕色的米白毛线物,说,明天还是吃烤红薯吧。烤红薯的大叔冬天才出现,金泰亨于是发现圣诞节离得不远了,给闵玧其买条围巾或许不错。但金泰亨昨天忘记了这件事,而今天商店里只剩下毛线帽,是经典的红绿色。他不禁去想闵玧其戴上这帽子的模样,会不会跟调皮的圣诞精灵相同,只给他这样单纯又长情的小孩送祝福?金泰亨在收银处排着长长的队,感觉更像是在为他自己购置礼物。

我携寄宿在我家的chimmy宝贝祝可爱朴旻生日快乐!!

我是一朵棉花糖,保质期剩八个月,过了那个期限我真的会在什么地方里永恒地融化。融化成一摊想念的糖水。

他跟他说很多的“不要”:不要在晚上喝咖啡,不要在一点之后睡觉,不要把手压在脑袋底下。田柾国就回答,好,好,好。郑号锡永远作息规律,良好的习惯是他光环的第一层,在这之上才能堆叠出体贴、开朗,或者毫无理由的身体接触。闹钟跳到12:59分的瞬间,田柾国对着电脑屏幕打了一个巨大的哈欠,意识到这已经是屋子里唯一的光亮;郑号锡的手机灭掉了,它已然伴着主人一起入睡,呼吸频率是两秒钟一次。田柾国记忆起三年前,郑号锡从那时起开始频繁地邀他一起出门吃饭——有时候是在汉江边享用便利店食物,有时候是在芝加哥的摩天大楼顶层开红酒。他本来被别的哥哥带得只知啤酒和冰威士忌,慢慢竟也能静下心来学着摇晃高脚杯。再后来他们的约饭一下子变成约会。郑号锡在饭间重述两人从前争抢香蕉的糗事,笑得蜡烛都一颤一颤。田柾国说,哥,你再笑一遍,我想录下来。“可别又放到你的G.C.F里去!”郑号锡一边用叉子威胁,一边清嗓子。他又笑了一遍,蜡烛火苗乱窜,田柾国的相机镜头垂直方向移动,认认真真地把这搞怪片段录下来。他没和郑号锡讲过,自己对着他拍摄的一切都与G.C.F毫无关联,观众也将只有他们二人。这些影像的归属是偷偷熬夜、眼睛酸涩、爱意,以及郑号锡生日那天,长度二分十八秒的庆贺视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