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个三阳不太冷

it's not living if it's not with you

翻转又翻转又翻转



他总是跟我讲他的梦,那种非常金泰亨的梦。比如他说,我梦到了我们第二次遇见的那个咖啡馆,但是白猫变成了灰色的,你点的也不是热美式,你甚至还和我客客气气地打了一声招呼。


他说,我梦到去年暑假的那艘游轮,甲板好宽敞,你盘腿坐在上面用笔记本电脑工作,连充电线都不需要。海浪打过来,除了你的所有人都湿透了。你成为游轮上唯一干燥的地方,而只有我可以碰你。我真的太高兴了。


他说,我梦到我拥有一栋豪宅,几百平米的花园、干净的泳池、摘不完的果树,像盖茨比那样,我只期待你能被吸引着,从对岸——对街,正式的迁到我家里来。这样,我可以把我们的肖像画并肩摆放,并制作两块铭牌,用雕花字体分别刻上金泰亨闵...

三百秒



五分钟。五分钟是三百秒,三百秒可以完成许多许多的事情。要节约时间,闵玧其常从电脑屏幕旁伸出脑袋这样告诉我。我吮着草莓说,好的,节约时间,我懂。可实际上我当时并没有懂,他知道的。


他还是远处的一个小点,步伐摇晃,镶着路灯光的金边。我透过纱窗望出去。月亮明亮得过了头,昭告这是将一个美好的夜晚,即使这光亮理应全是太阳的功劳,但永远不会有人说“啊,今夜的阳光好美。” ——事实上,我的确这样讲过,可闵玧其极不愿意包容这个。他躺在雪白的被子里紧闭眼睛,薄如蝉翼的嘴唇小心翼翼张合,讲述起他是如何地喜爱夜晚,以及不允许我用让太阳占据他所有的生活空间。闵玧其向往极夜,我心知肚明且不妄想去改变。就如...

在涨潮时分出航


闵玧其的胸口紧靠金泰亨的脊背,心脏位置交叠在一起。他听出金泰亨很紧张,十分紧张,过于紧张,和他差不多。为什么会答应呢?闵玧其找出所有的理由来说服自己,最后还是归在一个爱字上。爱很俗,可他似乎心甘情愿地落入俗套,拿它去解释所有的反常决定。例如现在,他放任金泰亨拿小臂牢牢锁住他的膝盖弯,无论如何也不放下。

金泰亨是海,且是一片善良的海,他天不怕地不怕,只怕掀翻了船。工作人员指示他们在镜头前就位,闵玧其又往海中央移了一寸,听见金泰亨的声音通过共振包裹他:出发了,抓稳了。

身下的波浪移动起来,闵玧其的周围剩下了大片蓝色和金色,还有金泰亨低声的几乎轻不可闻的笑声;欢呼和尖叫都在耳边退潮,他感觉自...

namgi//


秋末冬初是他安全的第五个季节。他可以穿单衣或者羽绒服,可以戴鸭舌帽或者手套,可以打伞或不打伞。总之,因为十五摄氏的体表温感难以界定,没人会视他的时尚为奇怪。可能除了闵玧其。

可能除了闵玧其,也不会有谁好心地挤掉睡眠的时间,来帮他用502胶水粘一只眼镜腿。金南俊对着闹钟打哈欠,歉意团在喉咙里:“哥,我其实没那么鲁莽。”

闵玧其对着眼镜一通哈气,扯起睡衣的下摆来擦镜片,然后架回金南俊鼻梁上。

“等你考完试,”他说,“去买一副新的吧。”

金南俊不像同意的样子,“我就凑活凑活用,没什么。”

“怕你被笑。”

闵玧其不再说了。他跟金南俊汇报说自己困,紧接着昏昏沉沉倒进床里去,袖口上有很大一...

新年快乐,昨天没来得及看青春片(我的年末惯例),本来要看壁花少年的。今年会更加爱防团,用尽力气去爱,也会废话多多,谢谢大家愿意来看我的废话。飞吻!

恶魔


十五岁时,我热衷于在村落外的田野上独自漫步。父亲笑我是故作深沉,而我只想一拳砸进窗户,告诉他请不要再把我当作儿童来考虑。

我的离经叛道颇有回报,因为我在田野里遇见了他——不是我的父亲,另一个他。那天是极昼日,光亮很安稳地挂在凌晨的天上,我告诉父亲,我今夜会寄宿在好友的家里,而不是空空荡荡的户外——当然事实正相反,我甚至在疲倦躺下时枕到了一个人的脚踝。

我惊吓地一跃而起,眼前的高草里也蠕动起来一个黑色的身影。应该是一个男人,或者男孩。待他彻底站直,肩膀和腰身舒展,我发现他比我高出一整个脑袋,并且,虽然我不乐意承认,金发的他英俊得过了分。

“你看上去未雨绸缪,”他毫不客气地开口,“告诉我...

我心里top1蝴蝶男孩金哼!!生日快乐!!

🎄


傍晚六点钟,闵玧其从圣诞树底下扯过那只绿色的礼物盒。它分量不重,却华丽得过了头,包装纸上的金粉一大半都粘到他手上。这不是很令他舒心——不久前他刚刚洗掉手心里的肉桂味道。

厨房里是金泰亨在哼歌谣,他正把铃儿响叮当和平安夜混着唱,一边做着他终于娴熟了的苹果派。金泰亨早上一睁眼就让闵玧其拆绿色的礼物,闵玧其说:

“我明白了,那我晚上再拆。”

他知道自己和金泰亨大相径庭的习惯。金泰亨会把爱吃的东西先吃掉,而他是把喜欢的留到最后一口,隔得越久意义越重大。现在闵玧其终于开始慢慢地拆这只绿盒子,把所有的缎带死结都解开,掀开盒盖之后,能看见里面柔软地躺着一片红;他把红色拎起来,再拎得高一些—— 一件...

2018 MAMA.

16年刚得大赏的那次(闵玧其哭的那次)我也记过一趟。那时候刷着得奖的信息是觉得“值得”,因为fd刚刚开始红起来,在向上升,想着无论如何必须要冲出去;得到的年艺是认可和敲门砖,代表着一切会变得更好,他们会长出翅膀。

今年看颁奖礼的重点几乎只放在了表演上,mma给的惊喜是爆炸式,因此对mama的期待几乎是顶峰。至于奖项,无论主观来看还是客观来看,我认为都是势在必得、理所应当。所以我被连环哭泣吓了一大跳。其实哭了挺好,让我知道这一年真是很辛苦很尽力,他们没有变,也没有什么是躺着就砸到身上来的好运。

七个里哭了六个。郑号锡平常不太会情绪崩盘,因此眼泪一开闸,整个包都跟着开闸...

  1/11